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梅班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活在爱中的孩子,更爱学习  

2017-12-05 08:13:33|  分类: 相关下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7-12-02 新东方家庭教育

文/杨杰
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杨杰的妈妈圈”(ID:yangjie3355)

大约一周前,弟弟来北京办事,我临时决定跟他一起回家。得知我要回来,小侄女自然是欢呼雀跃。

第二天,弟弟外出办事,我、小侄女、老妈随行,路程很长,我心里有些许顾虑,怕坐车时间太长小侄女会觉得无聊。不过一上车我们就开始聊天说笑。小侄女今年读一年级,她会说一些学校里好玩的事情,说她的好朋友,说笑话和脑筋急转弯,她也会提议玩一些小游戏,还不断让我想一些别的游戏,路途实在漫长,最后,连我小时候玩的手指游戏都想起来了。

玩游戏累了,我提议读一首词,是我非常喜欢的词——苏轼的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。我小侄女马上捂着脸说“我不听”,一边说一边咯咯直笑。她并不是真的不听,而是直接进入了游戏状态。

大约两年前,有一次玩游戏累了,休息的时候,为了不至于冷场,我读诗给她和另外一个小孩听,就是这样玩的。我虚张声势地“清场”:“我要读诗了,我们老师说了,就让我一个人读,别人不许跟着,也不许听,你、还有你,那两个小朋友,都给我藏起来,把耳朵捂起来,不要让我看见你们。”

我的神情和语气既夸张又欢乐,她们看出我是在开玩笑,就咯咯笑着藏起来,然后,我自顾自地读诗,很快,门后的两个小孩就咯咯笑着跟读。然后我停下来说:“咦,谁在跟着我读呢?”他俩就突然没声了,我刚一读,她们就笑着跟读,还不时探出头来逗我。我就变着花样回应他们。

就这样,像猫捉老鼠一样,我假装不让跟读,她们假装偷着读,彼此默契十足,两个小孩躲在门后简直笑得肚子疼。如果我真的停下来,门后就会传来稚嫩的声音说:“我们没听,你快读吧。”

本来是中场休息,没想到变得更欢乐,而且,在很短的时间内,两个孩子就把《黄鹤楼》这首诗背会了。

好久没有玩这个游戏了,我小侄女又想起来了。于是,我读这首词的时候,她就捂着脸躲起来假装没听,但一边笑一边跟着念。我读着读着猛地向她转头,她就闭着嘴笑得花枝乱颤。有时候我会虚张声势地拍着她的后背说:“保持沉默,一定要保持沉默,不要跟着我读哦!”她就会笑着点头,眼睛里闪烁着调皮的光芒,分明在说:“就要跟着你读!”

弟弟的车,在空旷的乡间公路上行驶,放眼望去,秋收后的田地宽阔辽远、一片苍茫。车内,一大一小,摇头晃脑念着: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岗……

渐渐地,我俩都沉浸在苏轼的这首词中,就算她不明白这首词的意思,透过韵律,也能感受到其中的豪迈之情吧。

读了几遍,我就停了下来,小侄女笑眯眯地说:“再来一遍。”我假装说:“那你先藏起来。”读完之后,她又笑眯眯地说:“再来一遍。”



又读了六七遍,我有点累了,撒娇说:“求你了,放过我吧。”她说:“再读一遍就放过你。”

停了不到十分钟,小侄女又说:“咱们再读一遍吧。”我和弟弟、老妈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,心说:这孩子,着魔了。

然后,又给她读了几遍,看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我就提议说:“我再给你读几首苏轼其他的词吧,也都特别好听。”

然后,就找了一些非常经典的词,每首读三遍,读完一首问她:“还往下读吗?”她很干脆地说:“读。”这样读了七八首词,我跟小侄女开玩笑:“苏轼说了,你们慢点读,老夫一辈子就写了这几首好词,一会儿就被你们给读完了。”小侄女笑眯眯地说:“哼,就是要全都读干净。”

虽然路途遥远,一路玩闹着,读着诗词就过来了。晚上的时候,小侄女总结说:今天好开心。

我以为读词就此结束,没想到这才是开始。接下来,她见到我就会眼前一亮:“咱们背背那首诗吧!”她现在还分不清诗和词,统称“那首诗”。于是,我们坐着车背,去舅舅家也背,送她去上学的路上也背,买东西也背,简直是没完没了。

有时候,我实在是哭笑不得,摸摸她的头,心说:这孩子也太爱学习了吧。其实,我读苏轼的词给她听,单纯的是因为我自己喜欢,拿来调剂气氛,顺便给她一点熏陶,根本没指望一年级的小孩能把这首词背下来。

然而,就算这首词有难度,也架不住小丫头热情似火,很快,她就把这首词背会了。

她不光是机械地背,还会总结说:“你发现了没有?开始我只能小声跟着你读,后来我就能大声跟着你读,现在,我读得比你快,你都跟不上我了,还得我提示你呢。”

我回想了一下,她总结得还蛮对的。



有时候,她会问我:“这首诗一年级的小孩会吗?那二年级、三年级的小孩会吗?”我告诉她,这首词通常到中学才会学到,像你这样小就会背的很少。

我本以为她自己能背诵了,就会放过我。没想到还是一见到我就说:“咱们背一遍那首诗吧。”这时候风水轮流转:她当老师,我当学生。这个小老师实在是太敬业,午睡之前,都把小黑板拖到我房间,像模像样地上一节背诵课才允许我睡觉。

我回北京那天,要坐车去机场,恰好赶上她上学的时间,我们在小区门口拥抱告别,当我坐上车的时候,她又折回来说:“等等,等等,我有时候会忘记,那首诗的名字是?”我回答:“江城子。”她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坐在车上,我的心情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,感觉我这一次回家的使命,就是教小侄女背诵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。

说实话,教她背苏轼的词,并不是计划之中的事情,不过,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她。她今年读一年级,想看看她学习的情况,平时她妈妈辅导她功课,也会跟她急,另外,说她有时候情绪急躁,容易耍赖、狡辩。

回家的这几天,一直是我辅导她做作业,我预计可能会出一些状况,或者有小情绪,结果,我预判的情况完全没有出现。

她现在刚学拼音和十以内的加减法,有时候需要我给她读题,个别不明白的地方需要我辅导一下,辅导的时候,偶尔会开一两句玩笑调剂气氛。比如,她告诉我,数学考试的时候,落下一竖排题目,因为——没看见。我笑着对她说:“你太有才了,那四道题目估计在说,别走,还有我们呢,我们身后还没填得数呢,哎呀,这个小美女,急死人啊。”我一边说一边扮演那几道题目拉住她,她笑得前仰后合的。她写的字,有些结构实在不合理,我会让她改一下,不过,也会说得比较有意思。我让她改“鸟”这个字的时候会对她说:“你看,‘鸟’字的头部,应该是在田字格的上半部分,你写的‘鸟’字,只露出了一撮羽毛。”听我这样说,她就咯咯笑,还说:“我写的小鸟太憋屈了。”

其余的时间,她做作业,我在旁边看书。

有一天晚饭的时候,她说起了数学的加减法,告诉我她连二十以内的加减法也会,我做了一个很惊讶的表情。她说:“要不你出一道题考考我?”我就给她出题17+6,她很快报出23。我说:“嗯,还真难不住你。”她就鼓励我说:“你再出一道试试。”我就这样一直给她出题,直到96+6,她都算出来了。全家人都看呆了,从来没见她算数学题还能算得这样兴高采烈。

我弟妹对我感叹:“你一回来,她的表情都不一样了。”我问她有什么不一样,她说:“平时她没这么开心,有时候会因为一点小事哼哼唧唧,可能我们都比较无趣吧;你一回来,她的表情就特别饱满,你看她笑得多灿烂。”

其实,每次我回家,小侄女都格外开心,这一点我是知道的。但是这一次,她在短时间内迸发出的学习热情,确实让我非常惊讶。

回到北京以后,我忍不住去回忆和感受这几天的所有细节,我渐渐意识到,小侄女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她眼睛里的学习和游戏的边界是模糊的。背词的时候,她不觉得自己在学习,她只是享受那种朗朗上口的感觉,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念念有词,此刻的感觉足够美好。有一次我不小心背串行了,她笑了好久。她也不觉得吃饭的时候出算术题是学习,她喜欢看我各种惊讶的表情,第二天上学的路上,她对奶奶说:“我就是想给大姑一个惊喜。”

有一天送小侄女去舞蹈班,路上聊天的时候,她说:“我们班某某某说她爸爸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人,我说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我大姑。”这大概是我能得到的最高评价吧。



其实,背词、出算术题,只是我们生活的一些片段,其余的时间,我们聊天、游戏、玩笑,那种感受特别愉快,只要看着她,心中就是满满的怜爱。看着她笑靥如花,心里就会默默地想:时光啊,你慢点走……。我想,当年我小的时候,爷爷看着我,大概也是这样的感觉吧。

现在的我,和当年的爷爷,还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我们心里没有担忧。只是单纯地爱着眼前的这个小孩,觉得她哪里都好。

当一个孩子内心美好的体验达到峰值的时候,迸发出巨大的学习热情,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我越来越意识到,虽然知识是客观的,但学习却跟情感关系的质量息息相关。一个孩子跟老师、跟家长的关系,为学习提供了感觉的土壤。如果父母家人和老师都带着怜爱和欣赏看待孩子,那种美妙的感觉会被带到学习中去;如果带着忧惧的心情看待孩子,那种糟糕的感觉也会被带到学习中去。这些感觉,和孩子对学习内容本身的感觉是叠加在一起的。

通常,好的感觉产生动力,坏的感觉产生阻力。如果孩子喜欢学习内容,同时又生活在高质量的情感关系中,爱学习是必然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